过气机甲不如狗

这湛卢。
奶布吹,叶吹,皮皮吹,叶左。

【介花弧x谢苏】相随

这对到底叫啥啊,介谢?弧苏?花苏?嗯嗯嗯??

特别ooc,我还写错季节了,原著时间段应该是夏末,我给记成晚冬了,快写完才想起来,简直不能太卧槽,只好将错就错,就当我们啥都不知道吧……

-

谢苏离去的时候,介花弧其实知道。

他那日坐在船头上,看着岸上雪原茫茫,忽然露出几分深色,一连串的足印压在雪地里,借着天未大亮时天际散出来的微光,可以看清足印是一青衣人留下的。那青衣人像是走的随意,也不怕这西域有人害他,背向身后的大船,就这么慢慢向远处走了。

实则冬日尚未过去,这场西域的大雪也并无停歇之意,反而有携卷天地之势。风如惊起的马一般嘶叫着刮在介花弧脸上,带着一种密密麻麻的针刺似的痛意。介花弧并未在意,他只是眼看着青衣人悄然离去的背影越来越远,就这么由大变小,最后模模糊糊的淹没在西域滚滚风雪里。

像是消失了一样。

介花弧默然坐了很久,他思及那日初遇谢苏,小小客栈里面坐着这么个人,单薄身躯坐在简陋长凳上,带有安然如山一般的气势,仿佛他坐在这里,一桌一凳之间便有山河沟壑了一样。

当时他也不知怎么想的,看见那碗未曾喝尽的酒,便直接一饮而尽了。

事后介花弧思及此事,仍是不解当日行径,只觉当时心里莫名有种悸动,像是埋了一颗种子,不知不觉间破土而出。

介花弧乍然醒神,雪已白发,他才发觉自己出神久了。此时天已大亮,照在雪原上显出了一抹金光,上面的足印早已没了。远处,天地交接之地,太阳缓慢升起,像是蒸了雪化作了层层的雾气,包裹着这个火球不断上升,四遭的云雾也被淹没,蒸腾得天际忽然就若隐若现,觉察不到边来,只觉天地化为一体,净是一白。

一片水雾氤氲之间,船里诸人似乎才发现船靠了岸。介花弧听见耳边有人步履匆忙,竟是介兰亭快步走来,口中疾呼道:“父亲,老师他不见了!”

介花弧只“嗯”了声:“我知道了。”

少年人心思并不细腻,介兰亭并未察觉父亲言辞之中藏有几分愧然,更听不出来其中暗暗深藏有几分不可道人的情意。他只觉父亲态度实在冷淡,一时几番思量之间,想到前几日之事,似乎知道了什么“真相”,便是有几分责怪父亲的意思,出口便是:“是因父亲,老师生气了。”

他话才出口便知有些不妥,本以为父亲又要训他,于是连忙低头准备认错。不想介花弧没有出声,一时气氛安静过头,介兰亭心下疑惑,小心翼翼抬头看他父亲,却发现他父亲站在风口,默然无声,只让风灌进他满身衣袍,黑发随风飞舞,细细一觉,竟有几分悲意。

“你说得对,他生气了。”

良久,介花弧低声叹了口气,介兰亭此时也觉出几分异样,只是介花弧转身便走,似是要独身而去,连忙道:“父亲!你……”

介花弧背着他摆摆手:“不必跟来,你们先回堡内便是。”

说着介花弧轻功便起,几下只见便无人影,只余雪上痕迹寥寥,虽不如谢苏行千里快哉风那般踏雪无痕,到底也是功夫高深,不留多少痕迹。

介花弧是为谢苏而去,人有时凭着点执念,反而准的很,又因他那轻功之快,不过半日便寻到谢苏。

他不敢冒进,只敢远远尾随。谢苏像是并无目的,漫无去处,也就没有施展轻功,只是这么走。他走了一天,一路也只有茫茫雪原,或是几株枯木。此时风雪已停,谢苏却未拂去满身白雪,任由白雪沾湿衣袍,留下几片深色。

他看着谢苏走了三天,路上遇见许多人,可谢苏并未理会。就像是那九天之上的仙人,渐渐的脱离这红尘万丈,褪去满身风尘,再不做世间庸人。

还好仙人不自扰,庸人会。

谢苏心结未解,自扰至今,介花弧也不知是当高兴还是难过,这一路尾随,体会了番从未体会过得战战兢兢的滋味,几分怅然若失,才也觉“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”,竟然也有几分侥幸。侥幸谢苏尚有心结,不会成那仙人,泯然这世间去了。

有次夜里他见谢苏坐在客栈窗边,月光照人,小酒几杯似是有了醉意。介花弧远观而不敢近前,唯恐被他发现,只等谢苏支持不住困倦倒下,才敢小心过去试探了声:“谢苏,谢先生?”

谢苏似乎未觉,只是多蹭了下压着的手臂。介花弧轻舒了口气,又有些失望没被谢苏发现,百感交集。介花弧怕谢苏天寒地冻着了风寒,抱起谢苏回了谢苏那房,将谢苏放在榻上。

谢苏毫无防备,介花弧心里一时有几分雀跃,便多留了一会儿。也不知谢苏梦里梦见什么,眉头紧皱,一时间竟是面色带有紧张模样。介花弧有些无奈,知道谢苏怕是想起那些事,也无办法,只能手掌碰了碰谢苏眉间,摩挲几下,轻轻帮他抚平。

他转头出门,却没看见榻上那人微微睁眼,眼睛里闪烁几下,就又合上了。

客栈老板是西域人,自然认识介大堡主,一时站在房门外也有几分忐忑,见介花弧出来关了门,刚想问介花弧是不是这人与他是故识,可需照顾,便看见介花弧示意他不要出声。客栈老板了然几分,识趣退下,为介花弧在隔壁留了一房。

次日谢苏很早就醒了,像是疑惑自己怎么在屋内,于是出门问了客栈老板他昨夜怎么回的房,正当介花弧不知所措,怕客栈老板说出他来的时候,只听客栈老板惊诧道:“咦,这可怪了,您昨夜里头不是自个儿回的么?”

谢苏:“……”

谢苏皱眉思考一会儿,方才点头像是信了。介花弧松了口气,多留了半锭银子在桌上作为答谢,见谢苏收拾出门,连忙远远跟上。

这一次谢苏似乎走的快了些,所见之处愈发荒凉,倒是雪少了,地上盖着厚厚黄沙,走动之间便有沙尘扬起,带着些混在沙尘里的雪,扑人满面。介花弧远远见到谢苏倒在树下,像是睡了过去,不免上前来看几眼。

他替谢苏撩起额前长发到耳后,看着谢苏面容不免有几分愣神。这张年轻的脸带有几分年轻锐利,更多的却是不多人有的沉稳坚忍,而此时似乎是累极了,眉目之间带有几分倦意,脸色也因受伤有几分苍白。微微失色的唇紧紧抿着,介花弧呼吸微微重了些,却不舍退开,不知不觉间介花弧与谢苏的脸离得极近,两人一吐一吸交融在一起,一时间难分你我。

介花弧更加凑近,微微垂眸,最后竟是在谢苏唇角轻轻一吻。

【杰佣】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1-21

个屁,大猪蹄子

ps:来自于个人打第五的各种傻吊日常,您将会看到一个mdzz的欢脱佣兵+大猪蹄子酷爱送奶布上树杰克
另有一堆ooc角色出场,目前除杰佣外无任何cp

-

001
我叫奈布萨贝达。
在今天之前,我一直以为庄园游戏的监管者都是很正经的人。
虽然我都没见过。
然而游戏开始之后,我发现我想错了。
…………
比如,为什么我特么跑哪都有这个穿的跟火鸡一样的监管者啊!卧槽为什么转角遇到爱的总是我!等等等等大哥你拽哪呢卧槽我的袖子——!

002
曾有人告诉我
作为一个军人,应该保持沉默。
而作为一个雇佣兵
忍耐,是必修课。
所以,在坐在椅子上的时候,我试图保持安静。
…………
够了,这火鸡到底是谁啊我日我叫几声而已,这家伙怎么还笑起来了?卧槽还转圈,卧槽你干什么,贴过来干什么,靠大哥,我看你怎么这么兴奋呢?

003
空军小姐是个很友善的人
虽然我还没记住她的名字
但是不管哪一场游戏,她都一定会在场
救人的时候,她会给监管者一枪
要是她没给,走之前,也会给监管者一枪
据说,这叫,分手炮
当时我还以为她和那么多监管者都有一层神奇关系
还为此跟她说了很多真善美的话。
……然后她一枪打爆了我的狗头。

004
003那条打爆我狗头都是假的
我绝不承认我是在给空军小姐开脱
她一定是要救我的时候开错地方了
所以她被火鸡震慑的时候我很慈祥的看着她
她也看着我
我说:“没想到,你居然也……”
她说:“是啊,儿子,爸爸给你拜个早年。”
我:“……”
???

004
还好监管者听不到我们说话
不然我觉得他可能会
想做我的妈妈

005
我觉得我想的还是很有道理的
因为空军小姐姐曾经跟我说过她的梦想
是想买一架属于她自己的飞机
我们的监管者,他就像火鸡一样
都是ji,好像都可以的样子

006
后来有一次空军小姐姐提早走了
我在刚刚赶到的前一秒,她上天了
事后她说:“一般慢的男人,啧啧……”
我:“…………”你到底说的哪里慢!!我明明很快了好吗!!在湖景村迷路怪!我!咯!

007
我觉得医生小姐姐是个特别好的人
因为就她敢治我
……嗯,全身心的那种
而且她是个非常勇敢的女孩子
比如说在监管者追她的时候,她还敢自愈
当然,被震慑了
后来她说:“我有个梦想。”
我:“……?”
医生小姐:“就是把你们摁在监管者面前治疗。”
我:“…………”
我,尴尬微笑:“梦、梦想有点远大……”

008
最气的一次大概就是和医生小姐姐那次
自从她跟我吐(shuo)露(chu)心(meng)声(xiang)之后
我终于有一局残血了
医生小姐姐特别激动
激动到呐喊——

009
“奈布!屠夫在不在你跟前!在的话我来救你
了!!!”
被火鸡杰克追的飙泪的我:“…………”

010
我恨!

011
事实上我后来上椅子
某个火鸡盯着我盯了很久
导致冒险家在边上转了八百圈
都不敢过来
……虽然我觉得他是转成陀螺转上瘾了
然而那个火鸡并不在意
他问我

012
“喜欢放烟花吗?”
我:“……”求求你赶紧滚蛋吧你个大猪蹄子!开局就追我你是魔人吗你!
然后他就在我眼前
眼睛飙出了红血
我震惊了

013
我的天哪这个人
眼睛有毛病啊
那他不会是以为我是个大x妹子
然后想追我吧!

014
后来我才知道
他眼睛飙红了是因为更能砍动人了
别问我怎么知道的
看看我脚边跟我和谐对视的冒险家就知道了

015
我们兄弟俩
曾经在陌生的战场上出生入死
互相把后背交给对方!
现在一个在椅子上坐着
一个在椅子底下跪着
唉,这深厚的友谊!

016
跪在地窖边上的冒险家热泪盈眶:“奈布,你什么时候坐完椅子啊?”
我也激动万分:“莫慌,裤头,我假寐点满,才到一半。”
冒险家泪流满面:“我恨!”
冒险家继续泪流满面说:“还有,别叫我裤头!!叫库特!!库特!!”
说着他就被杰克扎上了气球

017
那次以后,我对杰克这个监管者的印象彻底改观
别人我都觉得是小哥哥小姐姐
遇见裘克我还能亲热的喊靓靓!仔仔!
遇见红蝶我都能吹口哨!
……遇见杰克我就想说大猪蹄子
蹲在边上的厂长先生表示:“小伙子,你很有胆量。”

018
那天
阳光明媚,晴空万里
湖景村
还是,瞎的我什么都看不见
然后我就被杰克追了
……真的,杰克隐身以后,我连他在哪都不知道
我说:“亲爱的,你在哪?”
他说:“遥远的天边,近在眼前。”
说着他给我了个交互斩
他继续说:“现在知道我在哪了吗,奈布亲爱的。”
我:“…………”我下次再说亲爱的我不叫奈布·撒贝达!!!

019
然后我发现他今天心情是真的不错
他抱着我整整一局
我当时都傻了
甚至还想摸他头
问他是不是脑子坏了
然后他说:“人老了,就想干一些年轻人的事。”

020
我当时很认真的琢磨了他什么意思
直到我那三个小伙伴全跑了
我还在思考他什么意思
紧接着我就被“啪”的一下扔向了椅子
我:“…………”强颜欢笑。
事后,他说:“抱累了,歇一会,没想到你直接飞天了。”
我:“……”

021
我觉得史上最大谜题就是——
我这护肘咋不能揍人呢啊?!
一拳一个,多爽
揍的这大猪蹄子怀疑人生

想当初有人提了一笔老祖二字,mdzs某些粉便以抄袭为理由骂人到封笔退圈,现在这么多所谓“巧合”,便一概不认,一口一个贱婢贱黑死毒瘤垃圾,素质令人智熄,做法让我明白一个词,叫做双标

要写介花弧x谢苏了!!!谢苏使我快乐!!!!!吹爆!!呜呜呜谢先生太好了!

不是,魔道里那个江澄不是原本江澄,但错不在他啊??他也不想被抱走各种被搞啊??难道他想给wwx下跪吗???这特么不是在搞笑吗???这错不是在墨香身上吗,我懵了个逼了。

而且,不是我说,魔道的写不了了还可以写浩然剑啊(露出微笑)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,多舒坦

抱歉,魔道文已全删,不会再涉足魔道任何一个圈子,也不会再给魔道写一个字的同人。

我接受不了抄袭,石锤摆在那里。

我想我这两年不管见到什么,都能因为薛洋假装自己不知道,没看见,但这次我觉得,已经踩到底线了。

我很开心能来到这个圈子,遇见很多志同道合的人,我在这个圈子虽然遭遇很多,但我仍很开心,我希望能写出我最满意的文章,给一起喜欢薛洋的人,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喜欢薛洋,正如我说,我爱他。

但有时候缘分就是这样没得额,很多事一点点磨去我对魔道的好感,即便有薛洋顶着也没什么用。何况,现在,我看到的是薛洋这个人设都有可能是抄袭的时候,我觉得我坚持不了两千。

我无法接受我的手,我的文章,支持一个抄袭者。

有些人告诉我,这不像,这不可能,但我想,我睁着眼睛,我看到了,我不愿意接受,可事实就在那里。

我知道有很多,数量庞大的魔道粉丝支持墨香,但我坚持自己的底线,我想要看到最纯粹的。

就这样,有缘再见吧。

呜呜呜我不行了,奈布这么这么这么这么这么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好!!!!杰克就是大猪蹄子!!!哼!!!
尖叫着开始产粮!

跟朋友说的一个叶黄脑洞

写不写不知道,如果有想写的可以私信敲敲我呀w

【邱蔡】寸步(二)

稍稍越矩开了点小车,被老福特抓到了,只好办驾照了。真车过两章。

邱和蔡师兄恩怨瞎编的,不要当真。

人物ooc,链接在评论,过几天塞进lo里。

【邱蔡】寸步(一)

瞎写。人物ooc。假设邱单恋蔡。游戏里的背景。(我真的看不了蔡师兄小传啊抓狂)

祝食用愉快。情人节快乐。

-

寸步一

蔡居诚醒的时候大抵还早。

窗外的光露了些进来,透过薄薄一笼窗纱,照在他榻边,便惹得他厌烦了。他习惯性挥一挥手,想驱散着烦人的东西,不想还没动,就有人替他拉拢了窗帘,将光挡在了外头。

那个人没说话,蔡居诚也没抬眼看他,只先冷笑道:“怎么?还不走?等我一脚把你踹出去吗?”

语气也没给几分面子。像是习惯了一样,那里的人影只稍动了动,就还是静坐着不说话了。

蔡居诚隐约听见那人仿佛轻轻“嗯”了声,莫名觉得有些惊悚,不知他“嗯”个什么,暗忖莫不是傻了,这个混蛋也有这一天,却发现那人好端端的还坐在那,刚才那一声或许这是他耳鸣。

那个高瘦的影子背对着他,显出几分平时他从未察觉出的坚毅来。他像是在穿衣服,又像是在拭剑,总之不是什么要动嘴的事,也不肯回头。

沉默仿佛带了几分沉闷颜色,蔡居诚没打算嘴皮子上饶人,又道:“武当弟子在青楼里头逛,我看武当是快不行了。你们掌门就是个废的,姓朴的更没用……”

“师兄。”

那人打断他。蔡居诚乍然厉色道:“你住口!你叫我师兄?邱居新,你也叫的出口,如果不是你——武当未来掌门就是我,你算什么东西?”

只顾满腔怒火,蔡居诚一不注意,腰间牵扯几分,一阵酸痛从腰臀处传来。这酸痛实在是大耻,蔡居诚咬牙低声呻吟一声,整个人瘫在榻上不敢多动,只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。

正当埋首枕被之间时,蔡居诚感觉到腰间锦被被人轻轻拉下,蔡居诚身体一僵,心叫不好,一双手便捏上他腰间酸痛处小心推拿起来。力道不温不火,手上的剑茧触碰腰间软肉时的触感让蔡居诚心里莫名不大舒坦,却不由惊异邱居新竟能拿捏力道如此到位,更加让的心里不舒服起来。

蔡居诚冷声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“嗯?”邱居新坐在榻边,手上没停,轻声道:“你同旁人所言句句与钱牵扯,为何不同我说?”

蔡居诚:“让你看笑话吗跟你说?别敬酒不吃吃罚酒,要滚赶紧滚,别在我这碍眼。”

邱居新难得咄咄逼人道:“据说你这里的酒价格不菲,动辄要人千金,既如此,昨夜我喝这般多,你怎么不朝我讨要?”

场面有一阵尴尬的沉默,两人不约而同的想起昨晚酒醉之后,所做的荒唐之事,一时归于沉默。蔡居诚脸色微变,想起昨晚竟然被眼前这厮摁在榻上,做了那些苟且之事,怒火中烧,脸上也显露出几分恼怒的薄红来。

“滚,你当我怕你?!”

蔡居诚尚未说完,门外便有个女声传进来:“哟,居诚啊,大清早发什么火呀?别吵着留宿的恩客,你屋子里那位好好侍候着,乖,给你提业绩。”

蔡居诚:“……”死女人,我要能出去第一个杀了你!

蔡居诚,努力深呼吸:“有钱留下没钱就滚,我不想跟你多说。把你那狗爪子给我拿下来,再多摸一下给钱。”

“好。”邱居新点了点头,面上一片泰然,手间动作仍不肯停,心中却暗忖道:“他自下山便无音讯,怎么落进这种地方?……瘦了,皮肤好嫩……”

他面上不显,只问道:“出了什么事,你为何会在这里?”

“与你何干?”

蔡居诚只觉腰上那双手动弹的愈加放肆,扭过头瞪了邱居新一眼,咬牙切齿道:“邱居新,你……”

邱居新,淡定:“给钱。”

蔡居诚:“……”有钱了不起啊。你能不能赶紧滚。

“邱居新,萧疏寒知道你这人,竟是喜好男风,厚颜无耻的么?”蔡居诚讽刺道,“想必是不知道吧,不然怎么会让你当得掌门之位?”

邱居新眉目微动:“我不好男风。”

蔡居诚莫名觉得难过,心里不知什么滋味,想来是没了个邱居新的把柄,便也难受了。便听邱居新继续道:“我昨晚是认真的。”

“……”蔡居诚想到:“你昨晚认认真真的在我身上放肆,说出去鬼都得笑几声。羞辱我也要挑个好由头,是不是脑子不大好用,那掌门之位岂不是唾手可得的么?”

他这么一想来,便也开心些。屋子里并不敞亮,邱居新只看见蔡居诚嘴角带了抹笑,眉目便也稍做柔和下来,看着蔡居诚的脸入神了。

和当初一样。他想。和当初他拜入武当之时,见到的那个蔡师兄是一样的。

可他忘了,蔡师兄是武当弟子,蔡居诚不是。

两人又一次陷入沉默,蔡居诚被腰间揉捏的舒服,加上昨晚放荡太久,困乏极了,便迷迷糊糊,快再入了梦里。

邱居新妥帖的慢慢停下了揉捏的手,给蔡居诚翻身过来,低头细细看着眼前人的眉眼,只觉眉宇随还带昔日神色,却已染上了这世间藏匿的种种尘埃,藏在里面,唯有在蔡居诚安静的时候才可见到。

邱居新低声道:“师兄。”

“有事快说……说完快滚。”

“我记得你那处,尚未清理。”

“……邱居新,你给我滚!”